Author: James James

自英國於2016年6月公投決定脫歐後,為避免英國脫歐對英韓兩國經濟衝擊,英國與韓國在2016年年底約定未來將洽簽英-韓FTA,以穩定雙邊經貿夥伴關係。在經過7回合協商,英國與韓國於2019年6月10日在韓國首爾宣布就英-韓FTA達成初步共識,雙方預計將在10月31日英國正式脫歐前完成國內審查程序,並將於11月1日正式生效,而韓國也成為亞洲第一個與英國完成雙邊FTA談判的國家。 基本上雖然英國-韓國FTA內容尚未公佈,但預計將以歐盟-韓國FTA為基礎,簽署新協定僅是為了確保雙邊貿易的連續性與穩定性。為避免脫歐後對英國經貿成長造成衝擊,英國自2016年底便開始就與歐盟貿易夥伴簽署「連續性協議」(continuity agreement),即(1)與開發中國家之經濟夥伴關係協定、(2)在經濟與政治面建立合作之結盟協定、(3)相互承認協議及(4)FTA等進行準備,希望能夠藉由複製近40個貿易協議,以延續英國與這些國家在關稅的互惠待遇。 目前英國已完成加勒比論壇(CARIFORUM)貿易集團、安地斯國家(Andean States)、東部和南部非洲(Eastern and Southern Africa, ESA)貿易集團、法羅群島、冰島和挪威、以色列、列支敦士登、太平洋國家(Pacific States)、巴勒斯坦自治區(Palestinian Authority)、瑞士及韓國等共12個FTA談判;並與加拿大、日本、墨西哥等進行雙邊FTA協商。若英國無法在今年10月31日正式脫歐前,完成歐盟其他既有FTA成員的談判,有可能在脫歐後適用最惠國(Most favoured nation, MFN)關稅,而非FTA優惠關稅,對英國出口將會有所衝擊。 資料來源:Bilaterals.org、英國政府、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聯合新聞網 ...

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RCEP)自2012年11月第21屆東協高峰會(ASEAN Summit)中正式啟動談判後,目前共已舉行25回合談判及多次部長級領袖會議,16國已順利完成「經濟與技術合作」、「中小企業」、「關務程序與貿易便捷化」、「政府採購」、「體制性安排」、「食品安全檢驗與動植物防疫檢疫措施」及「標準、技術法規及符合性評鑑程序」等內容。 然由於印度在貨品市場開放的談判立場與其他成員國相比明顯保守,其擔憂市場開放恐將導致中國大陸產品大量湧入印度國內市場,使印度對中國大陸貿易逆差持續擴大,因此不僅無法同意其他成員國對90%貨品項目實施零關稅的提議,且印度僅願給予除了中國大陸以外成員國貨品項目約65%至80%的產品零關稅、提供中國大陸42.5%的產品零關稅,讓RCEP貨品貿易談判陷入僵局。 為降低中印兩國談判分歧、加速RCEP協商進展,中國大陸與印度於2019年6月在印度舉行雙邊會議,希望能就市場開放承諾達成共識,但談判仍無具體進展。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印度媒體報導中國大陸打算排除印度、紐西蘭和澳大利亞,單獨與東協、日本和韓國,即所謂的「東協加三」簽署協定,以施壓印度加速RCEP談判。雖然中國大陸方面已嚴正駁斥此項傳言,但外界認為在中美貿易摩擦持續未解的情況下,中國大陸勢必須要透過完成RCEP、中日韓FTA等區域經濟整合以緩解美方對其之經貿衝擊,因此仍不可排除中國大陸最後以「東協加三」完成協定的可能性。 資料來源:Bilaterals.org、中華經濟研究院WTO及RTA中心電子報、中國自由貿易區服務網 ...

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African Continental Free Trade Area, AfCFTA)已於2019年5月30日生效,意味涵蓋52國、12億人口,且達2.5兆美元的大型市場正式成形。AfCFTA旨在消除區域內90%的貨品關稅,因此AfCFTA的完成不僅是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成立以來最大的貿易協定之一,更將有助於區域內經濟整合及與國際接軌。 AfCFTA將在7月7日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峰會中啟動相關運作流程,並就市場開放條件、服務貿易、競爭、智慧財產權、投資保護等議題持續協商,為區域經濟發展奠定基礎。值得注意的是,貝南(Benin)、厄利垂亞(Eritrea),以及非洲最大經濟體、人口最多的奈及利亞(Nigeria)等,均因為國內反對並沒有加入AfCFTA。其中奈及利亞認為FTA雖然可以改善國民所得、進出口貿易金額等經濟指標,但也會加劇貧富差距與失業率問題;再加上談判過程明顯缺乏透明度、小型農業將受到市場開放衝擊、對於投資爭議議題的解決方式尚未有具體共識等原因,均使奈及利亞政府不願加入AfCFTA。 然而隨著AfCFTA已成為非洲聯盟「非洲2063年議程」(African Agenda 2063)重點發展項目,成員國除了將就市場開放條件、原產地規定、服務貿易承諾、智慧財產權、競爭、透明度、投資等議題展開談判外,也針對建立所有利益關係人對AfCFTA優先貿易議題之知識與專業、改善政府相關部門之協調功能、增加利益關係人參與AfCFTA工作計畫的機會、加強對話與包容性等領域努力,未來貝南、厄利垂亞以奈及利亞仍將有可能參與AfCFTA,後續發展值得持續關注。 資料來源:Bilaterals.org、中華經濟研究院WTO及RTA中心電子報、經濟部非洲市場推動辦公室 ...

因為中國大陸出口商正在把越南作為一個可替代的低關稅地方,用以生產出口到美國的產品,因此越南成為美中貿易爭端的最大受益者之一。但在關稅戰持續增溫之際,越南對中國大陸部分鋁課徵臨時反傾銷税,用以杜絕中國大陸出口商藉此「洗產地」。 實務上,中國大陸企業首先向越南出口產品,然後在將產品貼上「越南製造」標籤後轉出口到美國。隨著美中貿易戰升溫,日本或歐洲的國際大廠也開始更改包裝上的標籤。越南外交部長范平明上週在越南國會表示,此舉將破壞越南品牌和產品,也會影響消費者,損害越南的經濟。 事實上,越南官方媒體指出,越南海關總署2017年即曝光1家名為INTERWYSE的公司,該公司試圖把600個「中國製造」的揚聲器以貼有「越南製造」標籤的手機充電器,進行品牌重塑。越南海關署官員Hoang Thi Thuy表示,包含紡織品、漁業產品、農產品,以及鋼鐵、鋁、加工木製品等,最容易受到這種手法的影響。 由於自中國大陸的進口商品自2018年美中貿易戰爆發後,中國大陸的半成品鋁製零組件出口成長1倍,達到6.2萬噸;但鋁產品進口大幅成長除損害越南自身的鋁業發展,同時也使越南面臨美國政府的更多審查的風險。因此越南在經過5個月的審查之後決定,從6月5日起對數種原產於中國大陸的鋁產品徵收2.46%到35.58%的臨時反傾銷稅。 HIS Markit公司亞太首席經濟師比斯瓦斯認為:「一些美國進口的產品被檢測出可能來自越南,但最後發現這些產品實際上來自中國大陸,目的是試圖避免中國大陸商品在美國被徵收反傾銷關稅」。同時,河內的金融分析公司SSI Research表示,越南的反傾銷關稅是「越南方面對美國商務部對越南出口鋁型材徵收的犯規避稅的有效回應」。而學者也認為,越南實施為期120天的反傾銷關稅,除有助保護越南產業,也將有助於維繫越南與川普政府的穩定關係。 資料來源:中央廣播電台、新頭殼、星島日報 ...

英國與韓國於本(6)月正式宣布,已就英國-韓國自由貿易協定(FTA)達成初步協議,兩國FTA預計在今(2019)年10月底英國正式脫離歐盟前批准,並在11月1日生效。面對韓國FTA的快速進展,對我國在區域整合與對外經貿的競爭壓力又將進一步擴大。 根據WTO統計,至2019年初,已生效的FTA達467個,其中歐盟、智利、新加坡、土耳其、秘魯、韓國、墨西哥、印度、巴拿馬、日本、中國大陸等皆是積極運用區域整合(包含洽簽雙邊FTA)的國家。WTO認為,多年來區域整合趨勢並未停歇,區域貿易協定數量與涵蓋範圍也持續增加,許多WTO會員仍積極參與創建新的區域貿易協定談判;雖然不乏有大型多邊的貿易協定談判正在進行,但是大多數的新談判是以雙邊的形式為主。 事實上,除了今年將生效的英國與韓國的FTA,2018年生效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今年生效的日本-歐盟自由貿易協定,以及最近才簽署的東協-香港自由貿易協定等。區域整合的局勢也並未因為美中貿戰而暫緩腳步。特別是,各國為了因應當前快速變化的經貿環境及產業發展變化,也積極推動既有FTA升級版,例如美墨加拿大的USMCA、美韓FTA等。 然而,對比各國在區域整合的進展加速,台灣雖然高度表達參與區域整合的意願,但在國際政治干擾下,相關經濟合作或FTA洽簽的進展則相對遲滯。特別是台灣目前FTA涵蓋率僅有9.7%,遠不如日本23%、韓國64%及新加坡的77%。即使與史瓦帝尼及巴拉圭完成FTA,但實質經濟效益仍有待觀察。因此,以經貿立國的台灣,在區域整合的進展上,確實需要再加把勁。 對此,總統蔡英文已強調台灣走向世界的決心並未改變,未來會全力推動台美跟台日之間的FTA,也會積極的申請加入CPTPP,希望透過更緊密的合作,加強彼此的夥伴關係。 資料來源:經濟日報、中央社、WTO、中時電子報 ...

各界原先樂觀預期將落幕的美中貿易戰,在上(5)月初無預警翻盤,川普再拋關稅加徵議題以及期間的美中雙方相互指謫,為美中關係再添不確定性。商周指出,身處經濟最前線的企業家們,已在為「最壞的時刻」做準備。 美中貿易戰動向曲折,上(5)月初美國總統川普在推特發文拒絕中國大陸重新談判的要求,並自5月10日起對中國大陸2,000億美元商品的懲罰性關稅稅率將從10%調高至25%。即使中國貿易磋商代表團如期前往華府,但雙方並無進展。而川普總統對美中貿易磋商進展大表不滿,甚至揚言不排除針對中國大陸輸美剩餘的30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此舉引發各界譁然。然而,美國對中國大陸施加的壓力不僅止於商品關稅,針對華為發起的科技禁令、黑名單更震撼全球產業供應鏈。 針對美中貿易戰的影響,根據《商業周刊》調查國內117家企業,其中,高達46%的企業認為美中貿易戰衝擊跟2008年金融海嘯一樣嚴重或更嚴重,更有43%坦承訂單已遭縮減。在訂單受衝擊的企業中,有39%企業表示,砍單幅度比起無貿易戰狀態下的預期訂單規模減少1成至3成;有5%企業表示遭砍單五成以上,以中小企業為主。同時,此份調查中,有32%業者表示將靠精省成本度過難關,而回答將撙節成本的企業中,有34%採取的方式為裁員或遇缺不補。顯然,貿易戰開打至今,影響也已逐漸發酵。 至於業者因應美中貿易戰的持續影響的未來策略,根據《商業周刊》調查結果顯示,轉型升級已是勢在必行。特別是美中貿易戰發展趨勢至今,已非遷廠就能解決,包含供應鏈整體的成本、體質、邏輯、佈局都正在大幅改變。因此部分業者準備打造未來工廠,尋求升級轉型;有的認清「轉單利多可能是毒藥」,只接受值得長期經營的客戶、按步驟局部導入自動化方案;更有人大減資深幹部級人力,以騰出空間導入資通訊人才,加快升級為智慧製造的腳步。 回到美中貿易戰,本(6)月底在日本舉辦的G20峰會再成焦點,各界都在關注川普與習近平是否能重演2018年底G20會晤,並就雙方的歧見再達成共識。不過各界對G20可望解決美中貿易戰的看法仍相當分歧。然而,不論美中貿易戰是否能順利落幕,站在第一線的企業已有「最壞打算」,並且積極投入轉型加以備戰。 資料來源:商業週刊、經濟日報、鉅亨網、BBC中文網 ...

今(2019)年4月下旬,國際媒體引述消息指出,即便在歐、美等國反對下,中國大陸堅稱其加入WTO後15年(即在2016年)將自動取得「市場經濟地位」(Market Economy Status, MES),同時向WTO提起控訴,惟近期消息指出,中國大陸恐未能在WTO初判取得勝利。換言之,中國大陸恐未能順利取得市場經濟地位,並在雙反調查上持續處於不利的地位。 根據1947年GATT附件以及《反傾銷協定》,中國大陸被定義為「全部或大體上全部由國家壟斷貿易並由國家規定國內價格的國家」,即「非市場經濟國家」(Non-Market Economy,NME)。因此,各國調查主管機關對中國大陸產品進行反傾銷、反補貼調查時,並非依據該產品「在中國大陸的實際成本和價格」來計算其正常價格,而是以「替代國」(Surrogate Country)價格確認其涉案產品的正常價值。 對於中國大陸「市場經濟地位」之爭議,歐盟與美國態度相當一致。歐盟在2016年即率先表達反對承認中國大陸取得「市場經濟地位」。歐盟成員認為中國大陸給予其企業各種補貼是促成其廉價商品傾銷的主要問題,此將為歐盟帶來嚴重的社會、經濟及環境挑戰。據美國經濟政策研究所估計,假如賦予中國大陸市場經濟地位,歐盟高達350萬個工作機會將面臨威脅。 另一方面,美方認為,中國大陸欲取得「市場經濟地位」,則應符合美方《關稅法》規定的六項標準,然綜觀中國大陸近年的發展明顯未達標準,同時,國有部門在經濟上的作用,以及與市場、私營部門之間的關係,導致中國大陸經濟的根本扭曲。另外,美國勞工聯合會認為,中國大陸的不公平貿易加劇美國貨品貿易赤字與失業問題,主張不應給予中國大陸市場經濟地位。因此美方同樣明確否定中國大陸取得「市場經濟地位」之待遇。 儘管中國大陸已經就「市場經濟地位」認定爭議訴諸WTO爭端解決機制,相關判決亦可能將於近期出爐。但綜合各界分析,中國大陸敗訴的可能性並不低,亦即WTO可能認定中國大陸仍未獲「市場經濟地位」,因此中國大陸在產品出口的「雙反調查」上仍將處於不利的地位,此亦是台商大陸製產品出口仍須面臨的風險之一。因此台商應關切WTO相關判決,積極應變。 資料來源:中時電子報、大紀元、BBC中文網、自由時報、法國國際廣播電臺 ...

自2019年4月舉行完第15回合中日韓FTA談判後,中國大陸於5月初的例行記者會中,宣布將加速中日韓FTA協商進展,預計將在今年內召開3次中日韓談判會議。 對此中國大陸商務部研究院區域經濟合作研究中心張建平主任認為,在中日韓三國過去紮實的談判基礎、朝鮮半島局勢緩和、中日韓三國間關係逐步改善,以及反全球化浪潮興起,使日本與韓國經濟發展更富挑戰等情況下,已為中日韓FTA創造良好的談判氛圍。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張季風副所長也認同現在的確是加速談判的好時機,預期2019年6月習近平出訪日本,將有利未來談判。 目前中日韓三國已同意在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RCEP)基礎下,進一步提高在貿易與投資之自由化水準。張建平主任和張季風副所長均認為下一階段中日韓FTA談判將處理經濟以外的問題,例如貿易摩擦、中日韓三國政治問題、美國貿易保護主義等,均將對中日韓三國造成影響。 整體來說,中日韓FTA是推動亞太區域經濟一體化進程的重要路徑之一,由目前的國際局勢與談判推動情形來看,雖然談判的難點仍是在三國各自敏感產業的開放程度以及關稅措施之安排,但預期在中日韓三國產業連結度非常緊密、已陸續形成21個部長級會議和70多個對話機制為基礎的合作架構,及中國大陸積極推進談判,已自主性降低關稅、減少投資管制等因素下,以中日韓為核心的東亞經濟共同體將可望在今年達成具體進展。 資料來源: Bilaterals.org、中國自由貿易區服務網 ...

香港與東協在2014年7月宣布展開雙邊FTA的談判,經過10回合協商,終於在2017年11月正式簽署。香港於2019年5月宣布,香港-東協FTA將在2019年6月11日於緬甸、新加坡及泰國生效,其餘七國將待完成國內法規程序後另行生效。 香港-東協FTA涵蓋貨品、服務、投資、原產地規定、食品安全與動植物防疫檢疫措施、貿易救濟、智慧財產權、爭端解決、經濟和技術合作等議題,將有助於強化雙邊在貿易與投資面的法律保障,以及提供更為優異且公正的市場進入條件。 其中服務貿易為香港與東協在談判時主要的爭點,雙方最終同意給予彼此平等開放待遇;降低對資金、服務提供者、服務數量、交易價值、僱用人數等投資限制;東協同意按個別國家承諾,給予香港商務旅客、企業內部調動人員、合約服務提供者及專業人士等臨時入境優惠,香港也將按承諾給與東協國家優惠待遇。另外東協也進一步放寬開放產業類別,同意給予香港在專業、商業、電訊、建造及相關工程、教育、金融、旅遊及旅行相關、運輸及仲裁等服務之優惠。 預期香港-東協FTA生效後除了將有助於強化香港服務業在東協市場的競爭力、拓展在東協之投資商機;東協也可透過香港健全的經濟和法律制度,在香港設立區域總部,支援其在中國大陸市場之融資與資產管理服務需求,達到雙贏成效。 資料來源: Bilaterals.org、香港工業貿易署 ...

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African Continental Free Trade Area, AfCFTA)於2018年3月21日在盧旺達簽署,在2019年4月甘比亞成為批准AfCFTA的第22個國家後,AfCFTA符合生效門檻,為非洲區域經濟整合邁向單一市場奠定基礎。AfCFTA旨在整合總人口超過10億、國內生產毛額(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超過3.4兆美元的54個非洲國家,然由於非洲經濟整合仍在起步階段,故即便AfCFTA已生效,但對於競爭、智慧財產權、投資保護等議題,尚有許多準備工作待後續談判。 AfCFTA協定共分為「總體協定」、「貨品貿易議定書」、「服務貿易議定書」及「爭端解決規則與程序議定書」等四大部分。其中「總體協定」內容以規範AfCFTA的體制架構為主,透過設立總理事會、部長理事會、資深貿易官員委員會及秘書處等單位,協助AfCFTA有效運作;「貨品貿易議定書」就締約國之最惠國待遇、國民待遇原則、取消數量限制、貿易救濟措施等內容進行規範,取消或降低進口關稅則仍待談判;「服務貿易議定書」部分,納入相互承認國內標準及條件、服務貿易之國內規章定義、獨占及排他性服務、特定承諾等議題;至於「爭端解決規則與程序議定書」則制定類似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之規範,如設立爭端解決機構、小組及處理裁決之上訴機構。 未來AfCFTA將就市場開放條件、原產地規定及服務貿易特定承諾等內容進行討論。根據目前公布的資訊顯示,原產地規定預定將在2019年6月完成,市場開放條件和服務貿易特定承諾表等,則將於2020年1月前後完成。另外,AfCFTA也會就智慧財產權、競爭政策、投資等議題進行協商,以塑造穩定的投資環境協助區域經濟發展。 資料來源: Bilaterals.org、中華經濟研究院WTO及RTA中心電子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