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ken

作者:杜巧霞╱中經院WTO及RTA中心研究員 摘要:不要再說「韓國能,台灣為何不能?」面對出口產品同質性極高的韓國已經快與大陸簽訂FTA,台灣卻仍在空轉,不但優勢盡失,原本全球供應鏈中的地位也會被取代。 中韓即將於年底完成FTA協商,包含貨品與服務貿易、投資及經濟合作等項目,是一個完整的FTA。我國貨品在陸的競爭情勢、台商的投資布局、服務業的經營條件,均可能因為韓商取得了優惠待遇而面臨挑戰。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中韓FTA將使日本產品如:液晶螢幕、汽車、家電等在中國大陸亦因為與南韓重疊,可能促使日本加速中日韓FTA之推動。如果中日韓FTA加速,又可能使RCEP早日完成,將對我國對外貿易及參與東亞經濟整合帶來更大壓力。但是國內對兩岸關係之質疑及「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仍在國會空轉,短期內欲完成兩岸服貿及貨貿協議,仍有相當難度。 中韓FTA是南韓自從陸續與歐盟、美國、東協等主要出口市場完成FTA之後,最後且最重要的一塊拼圖。藉由FTA進一步取得出口的優惠待遇,以加速韓國出口貿易與經濟成長,正是其發展政策中的核心。 反觀我國,過去固然由於國際因素無法與主要國家簽署FTA,但是過度重視本土化的社會氛圍,也忽略了國際區域經濟整合與自由化潮流,因此儘管中韓FTA乃至RCEP對我國經貿發展可能形成的負面影響已經迫在眉捷,但國人似乎最關心的仍是FTA對個人有何好處,立法院仍然是以不變應萬變。 或許有人會說,自由化的結果都是有能力的人得利,弱者將更加不利,所得分配也將惡化。但是這無法作為反對參與區域經濟整合或自由化的理由,因為自由化政策與所得分配或社會福利政策並非單選題,而是需要相互搭配的政策。 當前我國必須加入區域經濟整合,主要的考量不但在避免周邊國家形成的自由貿易區對我排擠,更重要的目的在維持我國已經融入的全球價值鏈與供應鏈體系。因為台灣是資源有限、必須利用國際市場的小型經濟體,如果台灣不重視及積極參與,未來我國在此供應鏈體系中既有的地位很可能被他國取代。至於在自由化政策下因而得利的族群,本來就有繳稅的義務,使其將部分得利交給國家,從事社會福利或救濟措施,如果原來的稅制不足以彌平兩種階層所得的差距,亦可以再針對稅制改善。 全球化趨勢我國無法避免,產業界也展開全球布局,因此在國際分工上,台灣是很多重要產品關鍵零組件的主要供應者。台灣出口所參與的國際分工程度達七十一%,高於G20所有國家(南韓為六十五%),如果在區域經濟整合方面無法與周邊國家同樣參與,則對台灣經濟發展的負面影響亦將最大。南韓在十幾年前開始採取積極的貿易政策,在互惠的開放市場承諾下,再採取積極的產業政策,十幾年下來已在國際市場上取得相當成果,其國力與國家形象亦日益提升。 我國經濟向外導向的程度高於南韓,在檢視我區域參與策略及兩岸關係時,固然關心那些產業可能會受影響,但更值得重視的是這種長期累積的結果。如果我國不想在國際舞台上愈來愈失去表演空間,是否要有更積極、長遠的發展策略,而首先面對的是如何改善兩岸關係。          ...

作者:王健全/中華經濟研究院副院長 摘要:台灣內需市場小,必須借助全球市場,走向國際,讓經濟活化。抗拒政府的各項產業發展政策,只會限縮就業機會,讓年輕人擺脫不了22K的薪資水準。 最近,在電視媒體上,看到勞工領袖大聲疾呼:「年輕人的薪水太低,我們剝奪了他們的未來…」但此一勞工領袖,在各種不同場合卻對所有政府的產業政策均予以抵制,他反對ECFA服貿協議、反對國光石化、反對國際醫療,對發展自由經濟示範區也持保守立場。沒有產業的發展,何來就業機會的創造及薪水的調升呢?須知失業率、勞工薪資乃落後指標,產業及產業政策則為經濟的先行指標。缺乏產業的發展及相關政策的支持,失業率的下降及薪水的提升豈非緣木求魚。 通常國家愈小,內需市場小,無法靠本身市場永續發展,必須借助外力及外面的龐大市場,因此,稅率降低、法規愈鬆綁,經濟愈自由化,人民愈國際化,才能善用全球市場,加速經濟的活化。不過,台灣卻是反其道而行之,一方面抗拒種種產業發展,抗拒自由化的開放,另一方面卻希望降低失業率、提升薪水,如此產業發展與勞工薪資的分裂思考模式,經濟的成長趨於停滯、薪水也自然不易調升。 不少人問:「台灣為何要依靠大陸,為何不靠自己升級轉型?」東進、西進不如上進,這句話淺顯易懂,但台灣市場胃納太小,無法支持發展品牌、通路所需的本土市場。如acer、Asus、hTC光靠本土市場根本無法撐起品牌,而祇靠代工,企業為了維繫利潤被迫外移,台灣的產業海外生產比例已超過50%,電子業甚至超過70%就是這個道理。 在服務業上,台灣人口沒有增加,十年來薪水成長幾近停滯,民間消費也因而疲軟,因此,服務業光靠台灣的市場已無法自我維持永續成長,這也是政府急於洽簽ECFA服務貿易協議或加入東協自由貿易區,冀望透過大陸、東協市場來提供服務業擴大規模、提升優勢所需的本土市場。 當然,企業因自由貿易協定而獲利後,應有責任將利潤和員工、民眾分享,如果企業提撥利潤的比例有限,則政府可要求上市/櫃或興櫃等公開發行公司,揭露加薪數據,再由民眾監督,給予壓力,以求雨露均沾。另一方面,企業因自由貿易協定而獲取關稅降低的利益,政府可責成企業提撥一定比例(如10%)設立基金來補助、救濟、輔導受衝擊產業,以降低弱勢產業在FTA下的相對剝奪感。 此外,FTA和年輕人未來的連結也很重要,加入FTA後年輕人如何搭上企業國際化的列車,而有很多海外、高階工作,使FTA利益也可分享及於年輕人,才會贏取支持,同時,海外經營有成的台商,輔導回台上市/櫃,並使資金回流,提升台灣經濟動能,台灣老百姓也可因企業國際化而沾光,使FTA的利益普及大眾,則反對聲浪也會下降。當然,透過觀光人數的增加來發展地方特色產業,帶動在地就業機會,使若干弱勢產業、移動力較低民眾,不至於因產業外移而受害,也有其迫切必要性。 自由貿易會帶來贏家和輸家,但透過基金配套、人才的搭上國際化列車及和青年人希望做有效連結,以及扶植在地就業,經由贏家獲利的重分配,並降低輸家的剝奪感,則民眾對FTA的認同感將大為增加。 唯其如此,經由FTA的簽署,使台灣更開放,製造業加速升級轉型,服務業發揮規模經濟,創造更多就業機會,提升薪資水準,台灣薪水停滯的陰霾才可能一掃而空。          ...

作者:劉孟俊/中華經濟研究院經濟展望中心主任 摘要:當富者越富,貧者越貧的現象越來越明顯時,就算經濟復甦,民眾也只看到財富集中到人生勝利組手中,自己卻沒有受惠,反政府反政策的情緒只會隨之高昂。 2008年金融風暴後,全球經濟逐步復甦,然而財富分配卻有嚴重失衡現象,薪資階層仍未受惠於經濟復甦,此現象全球普遍皆然。面對經濟復甦,多數國人仍然無感;民眾對高收入階層的獲利增加反感亦日增。台灣五一勞動節當日,勞工上街頭,立法院修法朝向「窮人減稅、富人加稅」,提出讓700萬一般勞工受惠的稅政改革方案。由此不難嗅出,目前「仇富反政府」的社會氛圍正悄然蔓延,將成為我國需積極面對的政策議題。 近來世界經濟論壇(WEF)亦針對「全球收入差距擴大」問題進行調查,貧富差距對民眾生活影響不但直接且相當深刻,其範圍小至國家內部的社會穩定,大至全球層次的安全威脅。因此,針對越發不平等的全球社會環境,應盡速提出創新型的解決方案,此已成為2014年各國政府首要面對的經濟難題。更重要的是,WEF指出,在過去的幾年間,中等收入國家的窮人有越來越多的趨勢。收入不平等使得人們的工作本質被改變:當少數民眾享受著前所未有的經濟報酬時,卻有更多的民眾被逐出中產階級,轉入貧窮族群。 收入不平等的問題及其影響,現已逐漸擴散至中國大陸、印度等大型開發中國家,甚至在美國等已開發的西方國家,也不得不面臨此議題對國內社會經濟造成的挑戰。以美國來說,2012年家庭收入最高的前1%美國家庭,占全美收入的比例達22.5%,這是自1928年之後的最高紀錄。 巴黎經濟學院教授Thomas Piketty出版《21世紀的資本》指出,當財富增值快於國內生產總值(GDP)成長趨勢時,將導致不平等,破壞民主和社會正義。此種財富不平等不僅是經濟問題,更重要的是其所引發的政治效應。當收入極端失衡,便進一步促使政治影響力、知識和資訊的產生出現極端不公,將導致民主體制難以為繼。 財富分配失衡問題反映出制度和體制問題,並不是既有的現象。財富分配失衡背後的原因,主要受到人類制度和體制的設計可能存在缺失所致。為徹底消除收入不平等問題,其根本方法需要有能產生長期效果的綜合性政策。該等政策應協助人民具備應變的能力,能接受大環境的挑戰,同時取得改善自身經濟條件的工作技能,讓後代能取得提升及開發自我潛能的機會。 由全球財富分配衍生問題,回頭檢視台灣近期所提「財政健全法案」,此乃我國史上最大加稅案,預估國庫年增650億稅收,主要來源是富人,一般民眾所得稅繳納金額可減少,可說是勞工的小確幸。但五一當天有兩萬勞工冒雨上街頭,抗議政府不顧勞工權益。為何此一政策風向拋出,理應一片叫好,但掌聲仍不多?這個現象值得進一步深思,尤其面對抗議者的各種訴求,政府需要一套完整的論述,深入探討與研究各項政策,塑造台灣未來的發展藍圖。 因此,當前經濟政策目標不單在提升經濟活力,也必須同時處理財富與收入不均的問題。目前,已有部分學者提倡課徵資本稅,藉以提升資產移轉與使用價值,進而達到促進階層流動的意義。就我國而言,在積極加入區域經濟整合之際,也有必要因應高房價與低創新鏈結所帶來的財富與收入不均的問題。 首先,平抑房價具有必要性。目前房價租金比歷史平均水準高出不少,意味房價遭到高估。國內利率低,等於鼓勵民眾承擔房貸財務壓力,卻難以抑制高房價,突出「劫貧濟富」的現象。政府既有心藉由召開經貿國是會議凝聚國人共識,針對如何提升年輕族群財富與收入的議題應該受到重視,才能藉以促進國民的經濟信心。僅將國是會議聚焦區域經貿整合層面,難以說服年輕族群。協助青年創業政策具有優先性,應思考如何重新建構國家創新系統,打造健全多元創新創業的投資環境,協助年輕人有更多創業成功的機會。        ...

作者:李淳/中華經濟研究院WTO中心副執行長 摘要:擔心中國藉著經濟整合為政治整合鋪路,是台灣人民不安全感的來源,因此一切相關的經濟議題全部遭到反對。重建社會對政府兩岸政策的信心,比一再強調利大於弊更能解決困境。 從反服貿到反自由經濟示範區,台灣的經貿自由化政策最近受到了空前無比的挑戰與質疑,現在連是否應該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都變成網路懶人包反對的標題。雖然從經濟部到專家學者,都大聲疾呼,這樣下去會無路可走,但社會觀感及輿論似乎聽不進去,彷彿神風特工隊一般,繼續反下去。 「反」字當頭,成為全民運動,絕非單純極端意見作祟可以解釋,而有更深層的意義。找出原因,治本兼治標,而不是重複強調自由化的利益,可能才是正解。 任何反政府運動的背後,必然有政治動機,但台灣目前從反服貿、反示範區到反TPP的情勢,似乎已經超過傳統藍綠對抗的層次。順藤摸瓜,整件事的根源,還是來自台灣人民對兩岸關係的不安全感及不確定性。因為中國日益壯大,經濟侵略的能力不斷升級,所以大家擔心服貿會不會是一張中國伸出政治魔爪的「免排隊貴賓卡」。也基於同一個理由,所以必須反對示範區,才能阻絕開放中國農產品入境。更因為政府說沒有服貿及貨貿協議,就沒有TPP,所以乾脆釜底抽薪,TPP不要也罷。 凡事都有成本及代價;雖然沒有服貿,沒有示範區,是否真的就能阻絕中國的政治企圖?沒有TPP,我們是否還能維持在全球、在亞太的經濟地位?更重要的是,在台灣經濟地位弱化的情況下,我們面對中國的籌碼可能更少。這些都是不選此路的成本與風險。不過以現在的氛圍,這些政治經濟的思考,都會變成威脅論,毫無意義。更有效而且必須做的,反而是消除社會對兩岸關係的不安全感。 社會對兩岸的不安全感,與其說是擔心來自中國的產業競爭,不如說是憂慮經濟整合是否為政治整合鋪路。目前看來馬政府並無意(也沒有條件)推動兩岸政治整合,但不知為何,卻一直無法有效的消除大家的戒心,甚至從未直接對此隱憂有具體充分的反駁說明,反而因為推動服貿過程中的種種急促不當的手段,彷彿坐實了外界的質疑。 這種對政府的不信任感,更會影響到服貿及示範區本身的合適性問題,因為即便現行法令及服貿協議中,已經有很多審查、取締及停止協議執行的「安全閥」機制,也有受衝擊時的因應救濟辦法,來消除、控管服貿協議的潛在風險,但大家不信任政府有能力來適時、有效的利用這些機制,使得這些機制變成只是單純的條文,無法化為防衛的武器。 所以馬政府的當務之急,不是不斷重複服貿或示範區「利大於弊」的說明,而是要重建社會對其兩岸政策的信心。嚴格來說,馬總統的兩岸政策未曾改變,就是「不統、不獨、不武」的三不政策。不過三不政策顯然已經不能滿足民意,馬習是否要見面、兩岸是否會簽政治協議,才是大家觀察的指標。除此之外,政府可能必須在兩岸協商框架下,重新取回主動權及議題設定權,例如對於台灣加入區域整合的議題上,中國開出的「先兩岸、再區域」的條件,我方即便不表示反對,但也應該提出我們的立場對案(例如兩岸及區域同步)。 又如還在談判中的兩岸貨品貿易及爭端解決協議,雖然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尚未完成立法,不過我方適度公開談判策略,並列出底線目標區,甚至表現出不惜以破局來換取新局的準備,也是重建信心,讓大家覺得政府是跟人民站在同一邊,而不是跟對方站在同一邊的方式。 於此同時,社會對兩岸互動的信心重建,只有政府本身的改變可能還不夠,更應該爭取美國及中國二大強權的態度調整。兩岸的和平發展,對於美國乃至於亞太區域的正面利益,毋庸置疑,因此美國也需要體認到,其適度的發言力挺,甚至對台灣加入TPP的表態,都有助於消除台灣對兩岸互動的不安全感,進而打破目前全面反對的僵局,避免兩岸關係倒退。至於中國本身,可能也需要思考堅持「先兩岸、再區域」的立場,對於兩岸關係向前走的影響。 台灣歷經多次開放的洗禮,產業競爭力有目共睹。這次反服貿所引發的反自由化浪潮,很可能只是假議題,政府能否對症下藥,不要再用喃喃自語陣法猛打稻草人,將是台灣突圍再生的關鍵。          ...

作者:吳中書/中華經濟研究院院長 摘要:與各國簽署自由貿易協議是以出口為導向的台灣一定要走的方向。兩岸服貿協議其實對台灣相當優惠,如果對此都無法接受,面對更為廣泛的RCEP與更高規格的TPP,將是更艱難的挑戰。 近幾個月來兩岸服貿協議是國人最為關切的議題。支持者認為該協議關係著我國未來經貿的發展至於重要;反對者則認為中國大陸在政治上對我國並不友善,服貿協議的通過會深切影響國家安全。究竟我們應該如何看待中國大陸與我國自由貿易政策的關聯性呢? 首先,就自由貿易開放政策的重要性而言。我國出口與國內生產毛額比重高達7成以上,進口亦達6成以上,且自1970年代以來政府即推動自由化,國際化與制度化政策,希望將台灣建構成國際化的自由開放國家。本來2002年加入WTO後,我們可以依WTO的規範繼續推動自由化的期程,然而杜哈談判緩慢,各國在整體自由貿易架構無法順利推動的情形下,紛紛展開雙邊與多邊的貿易談判。我國因政治的壓力,所能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有限,與所簽自由貿易協定國家的貿易額占整體貿易比率僅為9.1%,而韓國則達36.1%。我國既無豐富的天然資源,國際外交關係亦無法順利推展,自由貿易協議的簽訂已是關係我國經濟是否能持續穩健發展的重要關鍵因素之一。 其次,我們是否能不經由中國大陸,有效推動與其他國家的自由貿易協議?關於此問題我們可以下列三方面討論:1. 中國大陸對我經濟的重要性。目前我國出口至中國大陸與香港的比重佔我國總出口的比重已達近4成,過去5年整體對外投資,中國大陸已近7成。2013年大陸來台人士已達250萬人次以上,在實質經濟的關聯性上,中國大陸已是我國非常密切且重要的夥伴。2.政治上的考量。目前我國積極規畫加入RCEP與TPP。希望能夠透過加入這兩個重要的自由貿易協定,使我國產業在國際舞台上成功演出。然而RCEP是由中國大陸所主導的自由貿易協議,若不經其許可,要順利加入可能性並不高。此外,目前TPP的成員國大多與中國大陸有密切的經貿關係,且加入TPP需各個成員國都同意,我國要迴避中國大陸加入TPP,實際存在相當高的困難度。因此就政治現實問題,中國大陸是我國向外簽訂自由貿易協議不得不面對的國家。3. 服務業發展的利基。目前中國大陸服務業所占GDP比重不到5成,且服務業發展正值起飛之際,而我國服務業發展歷史較久,經驗較豐富,且部分服務業如象王,CoCo,85度C,麗嬰房,自然美等中小企業在中國大陸皆有不錯的發展。台灣服務業相關廠商若能把握此發展時機,不僅可有效拓展營運規模,更可取得在此具有龐大市場潛力地區發展的機會。 接著,與中國大陸簽署自由貿易協議所牽涉的產業相關問題。根據兩岸服貿協議的內容,中國大陸對我開放80項措施,我們對中國大陸開放64項。中國大陸對我國開放的措施中大多超WTO待遇者;而我國所開放者,27項在過去4年已開放,18項為履行WTO承諾,19項為對既有外資的待遇。部分社會人士認為我國所開放項目會對我國中小企業或國家安全有重大影響。的確,自由貿易協議的簽署對於競爭力較弱的產業會帶來調整的壓力,因此政府在簽訂自由貿易協議後,產業的輔導措施是很重要的。就兩岸服貿協議的內容來看,是對我國相當優惠的貿易協議。若我們對此協議都無法接受,未來如何洽簽更為廣泛的RCEP與更高規格的TPP。世界其他國家只會以更為嚴苛與高規格的規範與我國磋商,難道我們可以不面對此問題嗎?此外,目前國際經貿關係已十分多元化,國際企業已經很難界定是屬於那個特定國家的企業,產業鏈遍及各國。中國大陸正快速崛起,其與世界各重要企業也加速建立合作關係中。我國對外貿易比重如此高,進口與外人投資如此多元,目前所討論的國安問題真的僅侷限於兩岸服貿議題嗎?難道我們要為國安問題採鎖國政策嗎?自由貿易政策無法有效推動是否會加速資本的移出呢?個人認為更為廣泛的洽簽自由貿易協定,不僅能提升我國相關產業競爭力,且在雙方合議的規範監督下,貿易活動才能擁有應有的保障,對我國國家安全才有助益。此外,我國擁有獨立的各部會與機構之審查與監管機制,若出現有危及國家安全的事例,我們是擁有絕對的主導權。 我國在商品貿易上已是一個非常開放的國家,出口產業也具有相當強的國際競爭力。在面臨天然資源有限,政治外交無法有效擴展的限制下,更開放的自由貿易政策是必選之途。中國大陸無論是在經貿關係或政治層面上,皆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的國家。我們應更有信心,主動的擬訂對外貿易的發展策略,經由服務協議拓展大陸市場,競逐東協市場,進而布局於國際市場。若反其道採行迴避,或造成國人分裂的行為,絕對是不利於全民福祉。          ...

作者:李淳/中華經濟研究院台灣WTO及RTA中心副執行長 摘要:先立法再審查,是318學運對服貿的要求。但是如果並不涉及法律修正,即使未來立法監督,按理仍然不需經過審查,恐不符合社會期待。法制不成,服貿不過,台灣對外經濟就更沒有空間了。 太陽花學運退場,兩岸服貿協議回到立法院。「國會監督立法」與「服貿逐條審查」搞不定,影響台灣加入「跨太平平洋夥伴協議(TPP)」等進度,前途並沒有比較光明。 目前社會及朝野對協議法制化一事,有高度共識,但如何監督,卻意見分歧。談判大略可分為3階段:1.談判前的規劃、2.談判中的進展、3.談判完成的審查。前2個階段重點在與國會、產業及社會的意見徵詢及參與,落實透明化,最後一階段涉及國會審查的方式。 目前行政院版草案與其他6個不同草案之間,幾乎每階段各有不同;7案如何合併不是技術障礙,而是立場問題。 院版草案補強第1~2階段透明化,但國會審查階段仍維持:只有「涉及法律修正或應以法律定之」協議才需立院審查的設計;未來就算法制化,服貿協議因無涉法律修正,按理不需經過審查,一切彷彿回到原點,不符合社會期待,難改善社會不信任政府的感受。 但其他版本也各有問題。「民間版」草案第1條規定:簽約主體是「台灣中華民國」與「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掀開兩國論的舌戰,對國會監督法制化沒任何幫助;過度強調國會角色、弱化行政權,是否合憲有爭議,而國會透過大量否決權等於有指揮權,卻毋用負責,權責不對稱,無怪被戲稱「兩岸協議簽不成條例」。 這兩個極端草案,需要相互調和;政院版要回應民意要求,民間版要揚棄意識形態求務實,可參考韓國立法經驗。這些期待看似簡單,做起來卻可能困難重重,最令人擔心的,是堅持先立法再審服貿的講法,根本就是不讓服貿協議進入逐條審議的藉口,如此法制不成、服貿也蒸發,被中國綁架的風險也可能驟然飆高! 因為沒服貿,很可能也沒有TPP。因為TPP的12國中,不在意中國反應者,僅美、日2國,其他10國(如馬來西亞、澳洲、越南、智利等)支持與否觀望3個問題:台灣是否準備好?美國是否支持?及北京是否反對?前2個問題,我們還可以努力,最後一個問題,在服貿及貨貿談完卻無法生效的情況下,變數極端複雜,各國變得觀望、保守很正常。 無法加入TPP或東協加六,也沒有兩岸服貿、貨貿,產業外移風險可能更高,且外移對象很可能還是有中國,而外、陸資照樣不來,中國卻持續發展,這時台灣處境是更安全還是更危險?是你我在思考服貿時必須嚴肅想想的問題!          ...

作者:王健全/中華經濟研究院副院長 摘要:台灣多元開放的生活方式,民主的意識型態,以及有深厚底醞的文化藝術,都是值得驕傲的軟實力。如果能結合本土內涵與世界潮流,台灣才更能在國際舞台上走出自己的路。 台灣在大陸產業、經濟實力的進逼下,硬體、製造的優勢逐漸流失,祇能寄望於軟實力。軟實力在媒體上不時露出,前一陣子,在大陸的《我是歌手》節目中,台灣的實力派唱將嶄露頭角,軟實力再度被民眾喊得震天價響的。究竟何謂軟實力?台灣在孕育、維繫軟實力,做了什麼樣的努力,卻鮮少為人提及。 所謂的軟實力,根據美國政治學者的定義,係指「關於一個國家的價值、意識型態與生活方式等吸引力」,和代表有形的實力(如軍事)與資源(如石油)有相當的對比。如應用之於台灣,台灣的軟實力,包括民主、多元、開放、創新、文化、藝術底蘊的深厚,以及互相信賴的生活方式。但是,究竟軟實力如何操作、扎根,乃至融入教育體系,我們卻缺乏系統性的思考,使不少的文創、藝術祇能留在點、線的層面,而無法擴及「面」的大格局。 以李安、古又文、吳季剛等人為例,他們之所以綻放光芒,多數是運用國外的環境、基礎設施才足以茁長。其次,在去年經典棒球賽中大放異彩的王建民、郭泓志,以及浴血奮戰的陽耀勳、陽岱剛兄弟,也都先後受到美、日職棒的洗禮,使其球技更上一層樓,也意味著台灣缺乏養成的土壤及周邊配套…因此,軟實力必須透過教育的洗禮、政策的催化及周邊配套的加持,才能蔚為氣候,造就產業。 在此舉出兩個教育、理念的深植人心,改變了社會的實例。首先,前一陣子接待不少香港專家學者來台灣考察台灣的垃圾回收,並嘗試如法炮製導入香港社會,研究之後,他們認為在採用上有所困難。除了香港樓層太高,垃圾不落地有困難外,最大的瓶頸,在於香港人的環保、綠色的養成觀念不如台灣,因為台灣的環保、綠色、資源回收教育從小做得很徹底,且深植人心,不做環保、綠色、垃圾分類會被認為很遜、不cool的行為,因此,在資源回收上也較能貫徹執行力,遵循政府的政策。 另一個知名的例子是丹麥公司部門的廉潔。丹麥的國家清廉指數經常在全世界名列前茅,原因在於道德、廉潔及法制意識,經由學校、公民教育深植人心,也造就了可以信賴、廉潔的政府部門,乃至民營企業。 前述二例可見教育的灌輸、課程的設計可以深植人心、激發意識,帶動風潮。不過,除了環保、綠色教育外,我們文化、藝術、美學、設計等軟實力的課程在中小學教育裡相當有限,故多數民眾欠缺對上述文化創意的欣賞、感動,當然無法帶動大量的消費及孕育產業的崛起。以便當為例,如果我們日常食用的便當盒、餐盤都是保麗龍、便宜的塑膠材料,那麼如何造就類似日本具有美感、設計內涵的陶瓷工業? 其次,軟實力必須兼容並蓄,結合本土內涵與目標潮流,才能擴大影響力。例如李安的《臥虎藏龍》、《少年Pi的奇幻漂流》,因為他了解東方文化的精髓,並出身於好萊塢,可以利用西方人的語言、架構詮釋出東方文化的魅力。南韓少女時代、super junior的韓流,也是由一些南韓學成歸國的人才透過西方文化的薰陶,結合了搖滾、嘻哈的節奏、舞步來包裝韓國文化,產生了東西文化的撞擊而爆紅。 展望未來,如欲使台灣的文創產業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必須讓軟實力經由教育深植人心。除了本土的文化、藝術教育外,歐美的美學設計、藝術,乃至大陸的文化、戲曲等藝術美學教育植入我們的中小學教育之中,我們才能從中欣賞、學習、感動,進而蘊育更多人才,提高台灣創新的原動力。同時,才能深入了解西方、大陸的品味及方向,再嘗試融入台灣的本土元素,創造差異性及魅力,進而孕育、強化我們的軟實力,方能凸顯台灣產品、服務的特色。而最終的目標則在於帶動台灣文創產業的興起,乃至整體產品、服務的國際競爭優勢。 除此之外,大陸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目標在於居民所得倍增,擴大內需,東南亞國家的經濟實力也在起飛之中。台灣的服務業發展早於大陸、東南亞,又有語言、文化及海外華僑、台商的優勢,加強文化、美學等軟實力教育,配合政策的引導,透過服務業輸出大陸、東南亞效益的兌現,將是台灣文化創意產業起飛、經濟轉骨、民眾突破薪資困境的絕佳機會。          ...

作者:劉大年╱中華經濟研究院區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 摘要:區域經濟整合對兩岸皆有利,一眛逢中必反還不如切實互補合作,台灣要加緊推動市場開放,形成共識,做好準備工作,才能把握機會敲開國際經濟組織的大門。 王張會對如何促進台灣順利參與區域經濟整合,並未有具體結論,王郁琦表達台灣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議(TPP)與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的意願,希望能與兩岸ECFA同步進行;張志軍則稱當務之急是台灣儘快讓服貿協議生效,早日商簽相關後續協議。顯然,參與區域經濟整合,台灣內部以及兩岸之間,都應加速形成共識。 過去由於兩岸關係緊繃,台灣對外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處處碰壁,台灣自然將區域整合進展不力歸因於中國大陸。 在兩岸簽署ECFA之後,來自中國大陸的阻力顯然已紓緩,台灣可以與非邦交國如紐西蘭及新加坡簽署FTA。但是未來若是國內共識無法形成,準備工作不足,既使中國大陸的壓力大為減輕,台灣一樣很難在FTA開花結果。 台灣目前在區域整合的進展顯然仍有待提升,特別是如何能夠加入大型FTA,如TPP與RCEP,更是未來推動的重點。 目前國內焦點主要放在TPP,但也不應忽視RCEP的重要性。台灣出口百分之七十一到RCEP,遠高於TPP之百分之卅一,加入RCEP所帶來的利益會大於TPP。但台灣也有百分之五十五進口來自RCEP,高於TPP之百分之卅八,RCEP所產生之衝擊亦大於TPP。 中國大陸在RCEP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未來加入RCEP必需處理對大陸大幅開放市場的問題。如果台灣還是逢中必反,對大陸還是鐵板一塊抗拒開放,台灣是不可能順利搭上RCEP的列車。 再加上香港目前也在與東協進行FTA談判,未來也有可能順勢加入RCEP,更會增加台灣加入RCEP的困難性,台灣必須有完整的推動策略。 TPP有可能在今年正式簽署,台灣必須盡力爭取第二波申請加入TPP的機會。在此之前,所有相關準備的工作必須到位。除了市場開放外,農產品檢驗、食品安全標準、產品規格、智慧財產權、國營事業鬆綁,以及行政程序透明化,均是不容忽視的問題。 台灣與中國大陸參與區域經濟整合,並非一方有得,另一方必有失的零和賽局。兩岸經濟固然已經走向競爭大於互補的情況,但是其中仍不乏許多合作的機會。台灣已在中國大陸建立綿密的生產網路,台灣參與區域經濟整合有助於中國大陸強化供應鏈,進一步拓展海外市場,此也是台灣必需向中國大陸宣示的重點。          ...

作者:馬道/中華經濟研究院副研究員 摘要:面對更有勞動競爭力,工資更便宜的地區,價格導向的經濟發展已經不是台灣強項。一味競價,還不如強化國際合作,以創意與技術共創新的價值,帶動貿易擴張。 台灣經濟成長一直以來都仰賴於經貿拓展,今年出口不振,連帶經濟陷入低成長。想要拚經濟,就不得不思考怎麼拚出口。 政府拚出口,常採用強化國際貿易市場端的作法,如舉辦商展、增設貿易據點、籌組海外促銷與招商團、邀請貿易夥伴國組成來台採購團等,重點在促進媒合。 而企業常會要求動用匯率工具,希望新台幣貶值,著眼於競價。當中國大陸、越南、緬甸等更具價格競爭力的地區加入國際市場供給之後,價格導向思維愈來愈難著力,因為很快地就會出現競價商品。 當其他工資更便宜的地區,能提供品質差不多、價格卻更低廉的商品時,媒合難度就提高,出口就難提升。 因此,要提振出口必須有新思維,著眼重點要從單純的價格導向,轉變為價值導向。台灣要成為別人價值鏈中的一環,不是單純地去賣商品,而是和人家合作,共同創造價值,分享所創造的價值。 現在拚出口常用「拓銷」二字,以後,應該多出現「合作」這兩個字。國際雙邊合作的內容,可以包括創新和技術研發的合作、產業的整合與分工、無形資產(如品牌、形象)的合作,與能力(如設計、創意)的互補等。 合作存在許多不同形式,可以是國家對國家的合作,可以是產業對產業談合作;可以是和先進國家的合作,也可以是和新興市場的合作。只要可以創造出新的價值,或提升既有的附加價值。 新的價值創造能引發更多潛在的國際商機,刺激新的雙邊貿易活動,並帶動既有貿易活動的擴張。例如現今正在推動的台美、台日、兩岸的產業合作上存在著互利互補的空間。 在開拓經貿的對象選擇上,台灣除了持續深耕、開發我們熟悉的貿易夥伴及成熟的市場,更應強化那些我們目前雖不熟悉但頗具發展潛力的國家及地區,如具樞紐地位的中東歐、新興市場的東南亞,及創新互補的北歐。 出口戰略升級就是以價值創造的新思維發展出有系統的出口策略,且針對不同經貿特性國家擬出不同的推動策略與模式組合,快速應用在不同的經貿合作情境上,讓每個策略夥伴國之間的經貿資源產生綜效,最終促成多贏局面。 從拓銷走向合作,提振出口的策略不同,政府部門角色也必須調整。單是辦展覽、媒合商機是不夠的,拚出口也不單是貿易局和貿協的事。          ...

作者:王健全/中華經濟研究院副院長 摘要:服貿開放陸資並未開放勞工,中小企業面對的衝擊也不只來自對岸,國內外大企業也會帶來影響。政府雖有救濟措施,但能掌握陸資來台商機或登陸開闢市場,才是更寬廣的生機。 最近,在國內倍受爭議的ECFA服貿協議,除了政治、國家安全的顧慮外,主要集中於對大企業有利,對中小企業不利的論點上,因為開放的結果,主要有利於比較大型的金融、證券、保險領域,但對內需型美容、印刷、中草藥等中小企業有不少的衝擊,但事實真的如此嗎? 在對內需型中小企業的衝擊上,政府目前的開放方向只開放投資,並未開放大陸勞工來台。因此,20萬美元的陸資來台,只能擁有2位經理人,每增加50萬美元投資可以再增加1人,總人數以7人為上限,所以就業衝擊小,反而因為資本的投入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其次,台灣在餐廳、汽車租賃,電影等領域早已對大陸開放,但或因市場小,或口味不同,根本沒有企業來台,或來台引發迴響不大。 再者,陸資來台,尚須經過陸委會審核、公平會公平交易法、衛福部的醫事法等把關,還有各部會的證照、消費者保護的機制等。尤其是台灣的軟實力、創新性、差異化能力都不是服務業發展歷史尚淺的大陸企業可以比擬的。當然,還有政府救濟、補助、輔導的最後一道關卡,陸資來台衝擊顯然被誇大了。另一方面,不少反對聲音認為美容、印刷、中草藥等需要保護、救濟,但試想上述產業的下一代年輕人或大學生會甘於繼續守在這些競爭力已下滑、利潤率不高的產業嗎?一般而言,年輕人、大學生多數嚮往的是文創、音樂電影、金融證券、電子商務、遊戲產業、連鎖加盟服務業、設計等領域。歌手林志炫不願意堅守家中的印刷業,繼續追求音樂表演,最後得以在歌壇發光 發熱,就是一例。不過,適度的救濟、協助上述產業的轉型也是必要的。 當然,不只有陸資會帶來衝擊,國內外大型企業的衝擊可能更勝於陸資。以筆者家鄉彰化鹿港為例,家鄉附近有家生意不錯的麥味登早餐店,但隔壁將進駐肯德基,對其早餐的生意勢必帶來影響。同時,7-11便利商店擴大早餐的營業項目,也會帶來影響,因此,「勿恃敵之不來,正視吾有以待之」,創新、升級來因應挑戰才是正辦,因為衝擊即使不來自陸資,也會來自國內外大型企業。至於對內需型中小企業的商機而言,目前ECFA服貿協議開放的文創、音樂、電影、遊戲、連鎖加盟行業也有不少的中小企業,藉由登陸也可以協助產業擴大規模經濟,脫胎換骨。當然,政府在海外資訊的蒐集、群聚效應的塑造及無形障礙的排除上應加以協助,使中小企業可以突破國際化的進入門檻,創造更大機會。 其次,兩岸ECFA服貿協議的簽署,有利兩岸觀光的進一步發展,在國內內需低迷之際,觀光客衍生的商機是台灣迫切需要的,尤其在大陸十月一日新的旅遊法下,固定的購物場所及購物回扣被禁止之後,一條龍把持的情況改善後,優質行程可望被開發出來。政府如能積極規劃觀光工廠、MIT名品城,以及獎勵優質的定目劇場、民俗活動的發展,將澤及各行各業,內需商機也會被突顯出來,中小企業將會受惠。 最後,金融保險、證券、電子商務登陸後,如能使台灣人才在台灣受訓後搭上國際化列車,也可因而受利。而上述產業經由大陸投資擴大規模、競爭優勢後,資金的匯回、動能的挹注,對整體台灣經濟有利,自然有利於中小企業。如捷安特自行車、正新輪胎因大陸市場而壯大,盈餘匯回後,每股盈餘(EPS)提高,也活絡了資本市場,並使台灣企業更形擴大,員工薪水更高,行有餘力更投入YouBike等公益事業就是明證。 ECFA服貿協議為台灣經濟注入活水,一味以似是而非的概念守住弱勢產業,放棄優勢產業,反而使台灣經濟動能萎縮,年輕人沒有突圍的機會,造成薪水停滯,企業與人才流失的「全民皆輸」局面。          ...